日殺一白馬,今日到“化工茅”,連連閃崩何時方休?

“一天殺一只大白馬”,成爲近期A股市場頻繁重復的現象。

9月27日,東方盛虹低开低走,於10點45分被空頭砸到地板上,盤中一度跌停。截至收盤,收跌6.14%,成交額10.74億元,總市值1140億元。

消息面上,21日東方盛虹公告稱,公司名下及全資子公司名下的六處資產以轉讓起始價格成交,成交價格合計爲10.88億元。公告對此解釋稱,“原2018年重組上市前與傳統業務相關低效資產需要進行剝離,以便突出公司战略方向和主營業務,加快新能源、新材料項目布局”。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東方盛虹債務已高達千億元,僅上半年新增借款就高達近200億,公司的貨幣資金不足以覆蓋短期借款,故此番出售房產舉動才會引發市場關注。


出售資產背後的千億負債


近年來,東方盛虹高舉高打,各種新項目接二連三地上馬,隨着擴張步伐邁進,公司債務規模也急劇增加,僅今年上半年新增借款高達近200億,負債合計逾千億。

在項目投資方面,其中最爲關注的兩個,一個是對江蘇斯爾邦石化收購,另一個是1600萬噸煉化一體的項目,前者對業績的帶動不明顯,後者到目前尚未完全投產。

實際上,今年以來,東方盛虹已通過多種手段來籌集資金。除了拋售資產,公司近期還計劃發行不超過30億綠色公司債券,向控股股東借款不超過30億元,計劃定向增發募資約41億元。

此外,東方盛虹的業績表現並不穩定。2022年1-6月份,公司在營收增長的情況下,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6.36億元,同比減少了44.06%。

在淨利潤下滑,債務又出現大增。

最新財務數據顯示,千億負債規模之後,東方盛虹的資產負債表擴張步伐並沒有停止的意思。截至2022年上半年末,公司總負責1192.11億元,資產負債率進一步上漲至78.77%。

回溯來看,2018年年底時,東方盛虹負債只有89億元。此後,公司負債規模激增,2019年時增加至197.42億元,2020年再翻一番達到531.9億元,2021年又進一步增至千億,達到1026億。

對此中泰證券認爲,2022年,受油價高企和需求遇冷影響,長絲行業進入景氣低谷。下半年,“金九銀十”+“需求復蘇”,長絲行業或將迎來底部反轉。

相反,光大證券表示,原油價格持續上漲成本壓力上行,疊加下遊需求受疫情影響下滑,致公司主營產品價差2022年上半年同比下滑,進而影響了業績。考慮到原油價格大幅上漲,公司成本上行,盈利能力下滑,因此下調公司22-23年盈利預測。


“日殺白馬”鏈路


近來A股上演繼續上演””的行情,自9月13日至9月27日以來,依次日殺藥明康德、寧德時代、陽光電源+隆基綠能、東方財富,愛美客、三安光電、邁瑞醫療、片仔癀、斯達半導、紫金礦業,然後就是今日的東方盛虹盤中觸及跌停。

行業從利空比較密集的醫療美容傳導至券商、半導體,現在傳統的價值股也不能幸免。

有市場聲音稱:倘若僅僅是個別白馬股單日下殺,可以從相關公司基本面來找原因;但不同行業的一批白馬輪番遭遇日日殺,期間必然存在共性特徵,需要從更廣闊的維度找尋緣由。

機構重倉是多數白馬股的共性。於是有市場聲音將“日殺白馬”原因指向了機構資金的減倉。

據證券時報網援引業內人士認爲,機構資金或許只是“日殺白馬”鏈路的一環。

“片仔癀、斯達半導、愛美客等公司都是北向資金的重倉股。隨着人民幣匯率的變化,倘若有外資賣出人民幣計價資產,而這些資產與公募基金持股有所交叉,就會帶來基金淨值的下跌。贖回壓力下,部分基金只能被動減倉。在成交量相對較低、承接盤相對不足的情況下,就容易帶來白馬股單日股價的重挫。”

但總來說,這只是一種可能性的鏈路推理,無論是外資持倉的變化,還是機構股東的操作,待一衆白馬公司三季報披露的前十大股東變動情況就能解开答案。

最後再說個雞湯,白馬股通常是市場的 " 情緒穩定器 ",但在市場極度悲觀的背景下,殺白馬常常是空頭的 " 最後一擊 ",或許這就是最後一擊了呢😁。



標題:日殺一白馬,今日到“化工茅”,連連閃崩何時方休?

地址:https://www.newsaiso.com/article/34870.html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