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半月漲超200倍,市值遠超阿裏,一場資本局的自嗨?

上市半個月,股價上漲超200倍,市值最高一度突破4700億美元,一夜之間把阿裏巴巴市值遠遠甩在底下。這種堪稱魔幻的行情,竟然在現實世界上演了。

在如今風雨雨來的新形勢下,國內股連日表現慘淡,中概股也被美國折騰得痛苦不堪,卻不知竟然有如此逆勢飆漲的妖股。

對比之下,是如此的突兀,且令人震驚!

它也不禁讓我們重新回憶起了那過去港股大妖股橫飛的舊時代,原來,這種資本運作的套路從來都沒有斷絕,更沒有遠離市場。

只是今天這主,太過於耀眼,如同一束暗夜煙花,是那么耀眼璀璨。

事實上,尚乘數科這一現象背後的其人其事,都絕不簡單,值得扒一扒。


01

四兩撥千斤


尚乘數科是於7月14日登陸美股,發行價7.8美元,綠鞋後募資1.435億美元,是年內最大的中概股在美IPO項目。

有意思的,它的美股交易代碼是“HKD”,也就是港元的代碼,但港股交易軟件並沒有把歸爲中概股行列。

雖然該股漲勢洶洶,但在上市後的前幾天,交易一直平淡無奇,成交額也僅有寥寥數千萬美元,直到7月28日之後才开始股價突然放量爆發,4天就漲了20多倍。

但即使如此,它的成交額也僅小數億美元,在昨日的詭異交易中,成交額也僅有4.72億美元,卻一度撬動數千億美元市值,甚至超過了整個阿裏巴巴的市值!

堪稱對“四兩撥千斤理論”的絕對成功詮釋,從此成爲資本界的新典範。

放在任何市場,鋸齒狀的交易價格走勢和超大幅度的股價上漲,用業內來說,幾乎就可以斷定這是一個有股東在“自娛自樂”的炒票行爲,用廣東的股民朋友形容就是,自嗨。

這種情況,在港股幾十年來已經出現過無數遍了。

一般來說,這種玩“自嗨”的股票,往往有兩大特色。

一是,股權集中度極高的存在。

據資料,尚乘數科是尚乘集團旗下的一家數字金融公司,後者最早又是由李嘉誠的長江實業、和記黃埔於2003年創立,圍繞IDEA战略展开一系列“布局”:其中”I”代表投資銀行及傳統金融,“D”即數字金融板塊(尚乘數科),“E”是教育,”A”則地產及酒店。這些,可以說基本都是圍繞金融領域做的資本運作。

後來在2014年引入新股東摩根士丹利亞洲私募股權投資基金(MSPE)後,李家退隱,由投行出身的香港商人蔡志堅通過一系列運作後成爲了實際控制人。

尚乘數科就是其中的布局之一,尚乘數科成立於2019年,2022年初被尚乘國際斥資12億美元收購,擁有尚乘數科97.1%股權。公司主要有數字金融服務和蛛網生態系統解決方案兩大業務线,前者主要涉及爲客戶提供保險和數字銀行業務。

在當前國內外投資者對中概股普遍不敢亂交易的背景下,可以說,引發如此異常交易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大股東具有不可避开的嫌疑。

二是,業績很一般,但概念屬性很性感。

在2019年-2021年三個財年,尚乘數科分別營收0.15億港元、1.675億港元、1.958億港元;同期利潤分別僅有0.22億港元、1.58億港元和1.72億港元。

雖然看似有所增長,但相對其上市時十幾億美元的市值都已經遠不夠看,更何況如今已飆升數千億美元的市值。

如此誇張的估值水平,就好比一根牙籤撐起一頭大象,失衡得令人嚴重懷疑“喪失理智”。即使它有強大的原始股東背景,和看似異常性感的業務概念。

據報道,尚乘數科一直高調宣傳擁有“亞洲最稀缺的數字金融牌照”,但實際落地的只有僅能在新加坡和香港進行保險經紀業務的保險經紀牌照,其他的幾個金融資產和牌照,還在等待獲批。

另一大業務线蛛網生態系統解決方案則是爲付費會員提供獨家訪問AMTD SpiderNet生態系統及其著名的企業成員、傑出的企業高管和合作夥伴的機會。業務一看就很虛,但從一些倚重這種金融關系資源的機構來說,也確實是一個優勢。

投行巨頭,站在商業世界最頂尖的那一小撮,是資本市場狩獵場最頂層的獵手。

但如果拋开資本運作需求,就真心幹實業的企業家來看,這樣的所謂資本巨頭,在很多時候,啥也不是。

玻璃大王曹德旺,就很看不慣那些興風作浪的資本大佬。

但概念再性感,沒有業績支撐,都只是虛妄。這兩大業務無論營收和利潤都一直空有其表,過去三財年至今,前者營收都只有千萬港元上下,利潤百萬規模,後者營收利潤雖突破了億港元,但體量太小,也沒有明顯增長,還出現增收不增利局面。

無論怎么看,尚乘數科的詭異股價表現,都難以找到令人信服的理由。

所以說它妖,相信沒人敢質疑。


02

錯綜復雜


什么樣的圈子,什么樣的故事。

尚乘數科大股東蔡志堅的背後,有太多令人震驚的故事。

據資料,蔡志堅生於香港,後隨家人從香港移居加拿大。2001年6月,蔡志堅從加拿大滑鐵盧大學取得會計學學士學位後回到中國,並很快入職普華永道香港和北京辦事處,後來還先後入職花旗、瑞銀,還在瑞銀工作了5年多,成爲了香港有名的投行家。

2015年,尚乘集團獲得由中民投和瓴睿資本組成的聯合財團入股,开始轉型做投資銀行業務。瑞銀當時委任蔡志堅爲該項目的保薦人,指導領睿資本金融在“前沿計劃”中的決策,以及負責維護瑞銀與領睿資本之間關系。

2016年2月,蔡志堅攜多名瑞銀員工轉投尚乘,從此开始執掌尚乘之旅。

在蔡志堅執掌尚乘之後,資本運作就开始接連不斷。

據悉,尚乘曾在2015年嘗試申請港股上市,但因遭香港交易所質疑其背後存在大量自營盤交易(即通過頻密及短线的交易獲利)及其他問題而被公开駁回申請。

後來,尚乘在2019年將其核心的投行業務公司尚乘國際分拆,並於2019年8月登陸紐交所,並在2020年在新加坡交易所二次上市,成爲新交所首家採用“同股不同權”架構的上市公司。

本文的主角尚乘數科也就是在這個時期誕生的。

其中過往,太過復雜,這裏不再贅述。說一些其他的。

據說,蔡志堅還曾被中民投在他的所在辦公樓下面掛橫幅控訴其“聯手家人盜取股民資金,血腥詐騙,讓投資人血本無歸”,呼籲其向香港證監會和香港廉政公署自首。

指控事件牽扯到早年中民投牽頭十余家國內外專業機構發起一只專門投資“一帶一路”相關項目,資金規模高達上百億美元的超大型海外基金。

其中中民投作爲普通合夥人(GP)投資了數十億元,但該基金因爲復雜原因很快沒了聲音,但中民投血本無歸是真的。在其中,中民投稱曾委托給蔡志堅幾十億元資金做投資管理,但在項目涼了之後,中民投指控其從該集團套取、挪用數億美元,並开始向蔡追討資金,但無果。

蔡志堅也做出了澄清公告,與中民投撇清關系。

但至此,蔡志堅從此在香港資本界變得低調,但也在圈內更加知名了。

2022年4月29日,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計劃對香港投行家蔡志堅禁業兩年,禁令事關其早年在瑞銀工作時的潛在違規行爲,包括尚乘亦有牽涉。

但蔡志堅不服並上訴覆核,此案的正式審理聆訊將於2022年12月12日至12月16日進行,所以改禁令暫未生效。

回到當前,有投資者天馬行空作過猜想:如果被禁業兩年生效,對蔡志堅來說意味着他的之前做的一些資本布局可能還沒收獲成果就面臨變故,比如尚乘數科的布局和回報問題。那么在正式審理聆訊時間窗口之前,其是否有着趁着已經成功在美上市的尚乘數科,去主動拉高股價的意圖?

類似這種大股東拉高股價的行爲,實在太常見,難免引起猜想。


03

似曾相識


利用股權高度集中炒作上去的,在美股其實不少,甚至特斯拉也曾經有過類似操作嫌疑,最終打爆了無數空頭。

在妖股亂飛的港股,這種操作就更多了。

在筆者投資港股經歷中,印象最深刻的是曾經的漢能薄膜發電(00566)事件。

當年的漢能薄膜,也是大股東李河君手握超8成的倉位,在遭到無數投資者的質疑,通過連續多日異常拉高股價,把空頭逼得屁滾尿流,一度上演過市值一日增長千億的盛況。

最終,在監管層介入之後,漢能逼迫停牌,至开盤之後股價暴跌腰斬,導致很多跟着做多的投資者账戶財富灰飛煙滅。

資本生來就是逐利本性,哪裏有錢撈,就去哪裏。

再成熟的市場制度,總會有一些鑽漏洞而生的資本。

資本運作,作爲利用金融市場制度最高明又高效的方式,從中誕生了太多足可以載入史冊的教科書式典故。

有的人手法很low,或者野蠻,視監管法律不顧,比如聯合幾個莊家針對股票去坐莊,但這樣的風險很大,賺錢並不多,比如徐翔,最終進去了。還有爲“他人作嫁衣”葉飛事件背後所透露出的資本局。

聰明一點的,去搞個企業,千方百計去業績,然後做上市,再配合着資金搞概念,把市值做上去,然後減持套現離場,剩下的攤子誰愛誰拿。這樣的手法合法合規,無論哪裏都多如牛毛。

在港股市場,從2018年放开對生物醫藥企業的上市制度,大大降低上市門檻之後,由此也迎來了很多牛鬼蛇神,成爲資本的超級盛宴。

這裏不好說具體有哪些公司,但其實從現象看可以看出。

在2018年之後的幾年,有很多太多的資本盯上這個紅利,蜂擁而入,在極短的時間去海外到處收割各種能對上市有幫助的生物醫藥研發管线,然後在極短時間內快速整合成一家公司主體,完成資本運作,然後利用綠燈之便去上市。

然後結果大家都看到了,從2018年以來上市的港股生物醫藥公司,在撐過3年的股東禁售期結束之後,很大部分都是很快高空墜落,跌超8成的遍地都是。

但就在這些股票在高位的時候,大量股東團隊开始一路減持套現,賺得盆滿鉢滿。

至於那些以上市爲做貢獻的研發管线業務,似乎在這些股東看來,已經不再重要,哪管它是否能最終走到臨牀和上市,甚至爛在實驗室。

當然,其中也是有很多是善始善終的企業,它們不在這其中討論範疇,但真正通過這個紅利做大做強的生物醫藥公司真的是鳳毛麟角,更多是遍地股價一地雞毛的生物醫藥概念股,它們最終由股民來埋單。

這些,是會不會成爲尚乘數科的前車之鑑,我們誰也不可知。

但對於“一根牙籤撐起一頭大象”的業績與估值極端不匹配的現象,值得我們去謹慎看待。


04

結語


一夜之間,身價飆漲數千億,這是人類發明股票以來最爲瘋狂的金融遊戲。

有人說,尚乘數科股價的神奇變現,讓人見證了資本的世界究竟可以有多魔幻與荒唐,相比之下,之前《華爾街之狼》電影裏小李子的成就,真是完全不值一提。

如果將來把尚乘數科以及其大股東背後的故事拍一部金融大劇,那一定非常有市場,絕對可以媲美成那部經典流傳的《大時代》。

很期待想知道這一部金融大劇的最終結局如何,大家一起關注吧。



標題:上市半月漲超200倍,市值遠超阿裏,一場資本局的自嗨?

地址:https://www.newsaiso.com/article/26050.html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