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通客車,一場資本對監管底线的瘋狂試探

每逢A股一到刺激政策密集推出時期,總會有各路牛鬼蛇神,魑魅魍魎出來興風作浪,把股市氛圍搞得烏煙瘴氣。

這已成爲A股30年來,顛撲不破的固有現象。

全球疫情蔓延至今,A股的妖股現象就幾乎沒有斷過,表現一個比一個囂張。

最誇張的時候,甚至到了以挑战監管底线來爭奪“妖王”的程度。

兩月漲5倍的中通客車,就是當前最典型代表。


01

對監管底线的瘋狂試探


昨日,中通客車在傳監管介入、遊資內部有人離心搶跑的情況下,午盤一开始就立馬出現天量拋單,不到1分鐘就把股價從接近漲停砸到跌停的價位,振幅接近20%,期間成交額高達數億元。

雖然在一些掩護資金下有所反彈,但更明顯的是邊打邊撤,至收盤,中通客車股價被死死壓在跌停板,成交59.46億元,換手率高達39.52%。

今日中通客車一线跌停,一直截至收盤,堆積在跌停板上的拋單資金仍高達近20億元,但成交僅2億出頭,無數股民成爲甕中之鱉,出逃無望。

至此,中通客車的妖王之路,終於到頭了。

該股5月以來,各路資本蜂擁而至,但凡股民聽說過的遊資機構幾乎都有參與進去,在它們輪番炒作下,中通客車股價一路狂飆,不斷連板式上漲,不斷刺激股民的神經和監管層的關注。

在該股尚未暴跌之前,5月至今漲幅超過了5.5倍,雖然市值不大,但今年A股市場除次新股之外,就屬它漲幅最誇張。

之所以終於出現驚天暴跌,市傳監管層再次介入監管警示,目前無法確定消息是否屬實,但該股自從持續異常大漲就多次被納入監管名單,深交所也數次發函警示。

詭異的是,遊資機構這次不知喫了什么豹子膽,一直在瘋狂試探監管層的底线,鐵了心要跟深交所掰手腕決高下。

雙方的“梁子”,早已結下。

早在6月初,中通客車第一次遭停牌核查,但復牌後在短暫整理幾日再連續漲停,再次因觸發深交所三日累計漲幅偏離值達到20%的異常波動標準而被關“小黑屋”。

7月6日,中通客車再次復牌,遊資再次卷土重來,但這次爲了避免再被關小黑屋,遊資出奇一致達成共識沒有持續連續觸及漲停板,而是採取不斷踩陽线方式來上漲,避开觸發規則。

從7月12日至18日,中通客車股價多次連續三天累計上漲幅度無限接近20%的規則標準但一直沒有觸碰到,躲开了觸發機制。

遊戲規則拿捏得死死的。

這簡直就如同一場有組織,有預謀的高智商團夥作案,簡直玩出了遊資炒作的新高度!

但從股民看來,這無疑也是在監管門口面前耍流氓,挑釁,叫囂!

很難想象,A股遊資到底是猖狂到了什么程度,才會出現這樣的囂張場面。

甚至也不止是中通客車,這段時間,還有很多被多次警告甚至被關小黑屋的妖股,也出現了相類似的情況,寶馨科技、贛能股份、科信技術、傳藝科技等等,瘋炒程度也令人側目。


02

妖股之王是如何煉成的?


機構之所以盯上中通客車,從新聞看是得益於對“核酸檢測車”概念的爆炒。在5月5日先由投資者在深交所互動易平台發問公司是否有爲防疫工作貢獻力量的業務,公司回答說,核酸檢測車。

5月9日,中通客車進一步回應核酸檢測車的詳細功能特點,並稱恰逢當時上海疫情形勢嚴峻,這個沒有披露銷量的回答开始被資金關注,並很快引起輿論猜想,並最終引爆股價瘋狂上漲。

直到5月31日在問詢函回復中,中通才回復稱1-4月累計銷售核酸檢測車才20輛,收入僅有6170.97萬元,並且以銷定產,無庫存,截至5月30日在手訂單18台,預計收入4578萬元。

5個月也就搞了38台車,收入1個億,卻讓股價增長2倍多,市值增加了近70億!

但實際上,即使如此,中通客車的實際業績也非常一般,近五年來扣非淨利潤一直大幅下滑,從2021年1季度到2022年一季度淨利潤甚至都處於虧損狀態,就二季度業績有所回升導致上半年淨利潤增長0.2-0.25億。

同時除了核酸檢測車,公司也沒有其他有見成效的大改革。也就是說,這可以說是既無足夠業務支撐也無太多預期想象空間的標的。

但,在遊資的眼裏,這都不是事兒。

因爲,在諾大的中國A股市場,2億股民中,7成以上都是散戶,他們絕大多數都是對股票投資的基礎分析方面能力就如小學生。

在這些有資金、信息和輿論優勢的惡狼一樣的遊資面前,他們就如同一群毫無抵抗能力,指哪往哪的溫順綿羊。

在A股金融圈內,常常被掛在嘴邊的最核心關鍵詞有兩個:賽道、預期。很多資本也是照着這兩個要素瘋狂抱團炒作,基本也無往不利。

在股民陣營,最核心的關鍵詞也有兩個:龍頭,莊家。幾乎從不把業績和估值作爲考慮是否投資的分析要素。

所謂龍頭,就是能不斷打板的和進入龍虎榜單的,所謂莊家,就是那些被小道消息傳得神乎其神的遊資大佬,甚至連這些大佬所在營業部都打探得自以爲一清二楚:趙老哥、方新俠、溫州幫、杭州幫、佛山系、炒股養家、歡樂海岸、西藏拉薩團結路、寧波解放路等等。

股民們對這些“知名遊資大佬”有着莫名強烈的信仰,就總以爲對方是無往不利的金手指股神,千方百計去追蹤這些大佬們在龍虎榜一舉一動的操作,但凡發現就去跟着大膽买入,不管那股票到底質地如何,也不管其在之前已漲了多高。

甚至,有些遊資機構還在前期大量介入埋伏之後,再“不經意”在各種交流座談會場合釋放小道消息,甚至再利用媒體途徑傳播造勢,去吸引更多散戶關注买入,最終股價被越推越高。

在其中,打板效應是引發股價被爆炒最大的關鍵,越是連板,越被爆炒,越成爲妖股的旗幟,也越能吸引散戶飛蛾撲火。

在很多時候,這些遊資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它們只要爆出一個概念或者一個預期,就可以輕易讓一只基本面很爛的公司短短時間內變成一只漲幅驚人的妖股。

此外,妖股之所以都出現在幾十上百億級別的體量,這是因爲它們體量小,彈性大,小資金更容易撬動。

中通客車漲了5倍,市值也就百億出頭,在此之前,市值也就二十多億,在一开始,很少的一點資金就可以把局做起來。

總結起來,妖股的煉成要素,與公司當前財務業績和經營現狀無關,只要有概念題材蹭,有資金形成共識一起推,再通過打板效應吸引關注,就足夠了。

其實能有中通客車這樣妖的股票,基本都是一個個幸存者偏見。大多數時候,機構都是短炒幾個板吸引跟風散戶接盤就收網,讓散戶接盤變接刀,跟個寂寞。

散戶真正能從中賺到錢的概率不是沒有,但很低,並且賺的不一定多,虧的時候卻經常很慘。

粗略統計,即使是在4月以來的單邊上漲行情中,龍虎榜單漲停板的個股在次日的表現中,大幅高开導致無法买入或者直接一字板概率大概有1成左右,高开高走概率在2成,高开低走的概率高達4成多,低开震蕩低走的概率有2成多,表現不明顯的有1成多。

所以很多時候,跟蹤遊資在龍虎榜的表現,大多時候都是以失敗告終。

比如這種,一开始搞連板吸引關注但提供極小時間窗口讓散戶無法买入,等到高位再讓散戶有機會买入,然後很快开始變盤,最終甕中之鱉。那些高位接盤的散戶,最慘的一進來就巨虧十幾點,甚至喫到跌停一時無法出逃,等有機會出來已是股價接近腰斬。

類似這種情況,幾乎每天都在A股大量發生,只是股價不一定會妖到中通客車這樣的程度而沒被廣泛關注。


03

關於當前市場交易制度的思考


雖然我們常常把股市有風險,投資需謹慎掛在嘴邊,但很多時候股民對投資風險沒有明確的把控意識。

除了貪心,也有無知無畏,所以追漲殺跌跟風套路虧慘,貌似也無可厚非。

但拋开股民“貪婪又不不懂風控”不說,機構也有避免不了的慣性。

畢竟,一個市場如果一直都是追漲殺跌,炒小炒妖炒垃圾的投機氛圍,股市波動會很大,一些股民太容易虧錢,這絕不是成熟市場該有的特徵。

另一方面,我們也需要反思現在的市場制度是否符合現實需求的問題。

現在,股票交易T+1,漲跌停板制度,給遊資營造打板效應的問題越發突出。

在之前由於擔心股民對股票投資的風險認識不足,交易投機氣氛太濃,需要繼續培養市場正向的投資理念而選擇這些較嚴格的交易制度是無可厚非,但目前看來,依然避免不了上面這種副作用,甚至遊資的興風作浪問題,並沒有得到多少有效遏制。

所謂莊家主力可以通過漲停板迅速積累利潤空間,然後再利用跌停板和T+1制度,讓散戶成爲出逃無門的砧板肉。

這是最輕松最高明最大收益的利用遊戲規則合法生意,但這也是最不公平的對立博弈。

科創板和創業板從10%的漲跌停板,放松至20%幅度已有相當長一段時間,事實上打板效應已經越來越少了,反而在滬深兩市的打板妖股繼續層出不窮。

所以,是不是可以考慮繼續加大漲跌幅限制,配以更加精細的監管,或者也放松滬深的漲跌停限制幅度?

甚至,爲了杜絕所謂的打板效應,是不是可以考慮試行T+0交易的方式,可以不全面放开,那么可以從科創板或者挑一些大盤藍籌龍頭做試點。

此外,A股的對衝工具不是沒有,但基本都存在高門檻,如融資融券、指數期貨需要50萬元資產證明要求等,能達到這個標準的普通股民實際僅有極小一部分。

那么,同一個市場參與者,只有少部分人可以有對衝工具,絕大多數的人不但沒有甚至只能單向下注,然後押錯了又不能及時止損。這種市場交易,不可否認存在一定的不公平性。

在全球主要股市中,只有A股是有這樣的嚴格限制,盡管這是中國特殊的投資者環境、發展階段和經濟管理制度所決定的特色制度,符合其自身的條件,但各國金融市場聯系越來越緊密的全球化之下,交易制度趨同也是一個必然訴求。

這裏不是說立即要做大幅改革,只是我們在面對上面這些問題時,是否需要做一些反思,和思考什么時候才算是條件成熟。

否則,類似中通客車這樣的妖股,還會源源不斷大量出現,很難被消除。這一樣會給監管帶來更多的監管壓力。

從現實看來,大多數妖股在接到問詢函之後,除了按規定回復,依然是歌照唱,舞照跳,幾乎沒有把它當一回事。

如果只是發問詢函,大概率解決不了什么問題,所以需要做的,不應止於此。


04

結語


有人說,資本利用遊戲規則炒股合法合規,只是股民風險把控能力不足導致虧損,資本何罪之有?

這話沒錯,炒作利好政策,甚至利用遊戲規則,無可厚非,但很多時候,資本利用制度規則和輿論造勢瘋狂惡炒概念,一次次收割股民財富的現象,不應該成爲股市常態。

這絕不止是導致股民投資價值扭曲那么簡單。

這些利用漲跌停板規則興風作浪的妖股,是應該好好監管了。



標題:中通客車,一場資本對監管底线的瘋狂試探

地址:https://www.newsaiso.com/article/24546.html


猜你喜歡